风呼呼呼呼呼呼咻

草稿流画手
2000Fo时要点图【提醒自己】

【还债】吃干抹净【周翔】1

人来人往:

写到一半自己都觉得写不下去了 太OOC了!


→如果能接受过于萌化的二翔


→如果能接受偶尔会逛酒吧的周泽楷


→如果能接受lo主乱七八糟的地方话(其实地方话都是我上网查来的 真的是乱七八糟!所以不要当真啦T_T)


↓那么不要大意地来看吧!


Part1


深秋的夜来得总是很早。秋高气爽,晚风微凉,寥廓的天空很高远,云很少,遮不住漆黑的天幕,以工业为主要产业的S市见不到多少星星,但一旦有几颗高悬,那一定会是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从二十一层眺望,入目皆是旖旎纷繁的灯光,色彩斑斓绚烂夺目,照亮天际,也照亮了这座繁华都市的夜景。


周泽楷收回向落地窗望去的目光,对歪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半张着嘴入睡的人轻声道:“回去睡。”


因为是坐着睡着的,所以孙翔睡得很轻,周泽楷的话一说完,他登时如惊蛰一般地坐起来,睁开双眼,茫然地左顾右盼,最后看向周泽楷。


“着凉,回去睡。”周泽楷又说了一遍。


“没睡。”孙翔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明明刚才口水都快滴到周泽楷衣服上了,却依然在嘴硬,“我不困,睡什么睡。”


周泽楷看他一眼,没说话。


孙翔似乎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些不太对劲的味道,就像嘲讽?或者轻蔑?要不就是戏谑?反正没好事。孙翔有点生气,他推了推周泽楷,严肃地说:“磨得睡!咋个不信老子……(没睡!怎么不信我……)”


周泽楷皱眉,整句话是听懂了个七七八八但不得不说还是很别扭,正要提醒孙翔要说普通话,就听到他继续说:“都说了要陪你熬夜,老子才不自己打自己脸。”


周泽楷一愣。


孙翔瞥瞥他,没好气地反问:“看我做啥子?(看我干什么?)”


周泽楷当机立断把本一合,迎着孙翔诧异的目光,起身对他伸出手:“不熬夜,睡觉。”


“……那个,还是工作重要……”孙翔有点被他的举动吓到——开什么玩笑!工作狂人竟然没做完工作就要睡觉?!孙翔刚刚无理取闹的蛮横全然不见,他干咳了声改回普通话,讪讪道:“你继续工作,我陪你,没事——唔唔——”


一个温柔的吻,周泽楷把怀里人没说完的话堵见了舌尖。


孙翔眨眨眼,耳根渐渐发红。唇分时,他听到周泽楷用十分低沉有磁性的嗓音说:“……你更重要。”


孙翔傻愣愣地点点头,无意识地舔了舔被吻得殷红的唇。


周泽楷目光在他的脸上打量着,嘴角微微扬起:“我抱你?”


“不不不不用了!”孙翔的脸通红通红的,他连忙起身,风一样地向卧室跑去。


周泽楷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忍俊不禁。


Part2


周泽楷和孙翔的第一次见面,倒也算是一出孽缘。


周泽楷从小就被父母教导要说普通话,在大城市长大的他,接触各地方言的机会不太多,即便是有,也不过是本地方言,耳濡目染下,周泽楷虽然不说,但也能听懂,不过这仅限于本地方言。后来上了大学,多了能接触来自五湖四海文化的机会,然而尽管如此,以江波涛为首的周泽楷的三个大学舍友也仍然说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标准普通话,除了给家里人打电话时,很少有人用周泽楷听不懂的话来交流。


所以,当周泽楷第一次听自己家准保姆孙翔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两个人大眼瞪大眼足足瞪了十几秒,恍惚间周泽楷甚至以为自己刚刚耳鸣了。


孙翔又重复了一遍,这下周泽楷明白了,自己是真的听不懂,而不是没听见。


周泽楷觉得孙翔大概是不会普通话所以才没有说,他自己也不能强人所难非要人家说普通话,只好取了个折中方法:“说慢点。”


孙翔哦了声,拉长音节:“我——叫——孙——翔——肖——老——板儿——喊——我——来——的——”


周泽楷心说让你说慢点没让你这么慢吧。


孙翔睁着一双大眼睛目光炯炯地望着周泽楷,似乎在等待他的下一个问题。


周泽楷不自然地扭过头,心底凉凉地想到二人之后的相处恐怖不会太顺利。


“那孩子怎么样?”


下午时,周泽楷意料之中地接到了肖时钦的电话,只听到肖时钦在电话那一端自顾自地说:“老家来的孩子,爸妈去的早,挺不容易的,你多担待担待。”


周泽楷嗯了声,停顿了片刻,问:“他……不会普通话?”


肖时钦说了句是啊,不以为意:“你白天上班,他做完家务在家也没事干,你给他买点书啊磁带什么的让他学学。你跟他说他肯定听你的。”


周泽楷没吱声,说实话,他有点累感不爱。


似乎感觉出了周泽楷的犹豫,肖时钦连忙说:“老同学,不是我坑你,你这半年的钱付完可不带退的……哎,想开点,多相处相处就知道了,反正人是你自己选的……”


周泽楷在心底叹了口气,也是,人是他自己选的,谁让他翻照片时一眼就相中孙翔这张眉清目秀的脸,看进眼里拔不出来的人是他,说打死也不换别人就要孙翔的人也是他,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怨不得别人。


不过孙翔的工作能力,周泽楷还是很认可的。


由于沟通不太方便,孙翔只好一声不吭地埋头做家务。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看书,时而抬头,看到的也是孙翔忙碌的背影,克勤克俭认真仔细,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一下午,周泽楷渐渐地宽心了。


看来这个保姆请得还是不错的。


Part3


周泽楷在那之后思考了一阵,在某一天下班时,就带了几本关于普通话怎么说之类的书回家,送给孙翔。


孙翔对此还有点受宠若惊,接过书就对周泽楷鞠躬,一边鞠一边还特别感动地在道谢,云云云了一大堆话,周泽楷没太听懂也就不太在意,于是嗯啊地答应着,把人打发了。


那个晚上的晚饭特别丰盛。孙翔做的饭本来就是色香味俱全,除了口太重。


以往来说周泽楷还能忍受,但就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这菜辣得不行。


“咋个不吃了?(怎么不吃了?)”孙翔疑惑地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吸着凉气,缓缓道:“下次,别放辣子。”


孙翔叼着筷子,上下打量着周泽楷,最后闷闷地哦了声。


周泽楷瞥瞥他,似乎从孙翔的表情里读出了些许失望——就像一个孩子希望得到表扬最后却得到了批评,这受伤的表情周泽楷看在眼里,莫名其妙地有点心疼,往日里惜字如金的他破天荒地补充了句:“很好吃,真的。”


孙翔看向他,有点发愣。


周泽楷对他笑笑,害怕孙翔不相信似的,还吃了一大口,结果——结果把自己辣得飙泪。


孙翔倒了杯清水递给周泽楷,自己则是趴在桌子上注视着周泽楷,一边出主意道:“涮。”


周泽楷喝了几大口水,就感觉喉咙里一阵火烧似的疼痛。然后他抬起头,就望见了孙翔眼巴巴瞅着自己略带委屈的小表情。


那一刹那,嗯,周泽楷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好像是心跳漏了半拍,而后开始加快跳动——他好像,有点喜欢上眼前的小子了?


也是,周泽楷一直挺喜欢孙翔这张脸的,从见到他照片的那一刹那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所以才会落得个沟通障碍的下场。


想到这里,周泽楷不禁自嘲地笑笑,权当自己刚刚的感觉是恍惚。


Part4


其实让周泽楷更头大的事情除了沟通障碍之外,还有一件事。


孙翔高中肄业,小学和初中也没怎么认真念过,再加上这么多年过去学过的知识早就忘得差不多,所以有些稍微复杂一点的字对他来说,看懂,很困难。


看那几本普通话入门教学的时候,这个问题还不是很显眼,直到后来有一天,孙翔无聊下来坐在周泽楷身边和他看一本书。


“这个隆巴德和言姆斯咋个回事……”


孙翔伸出手指,戳了戳书页上的一处。这个时候,孙翔的普通话有了不少进步,或者说周泽楷已经渐渐能听懂他的家乡话,只听孙翔继续说,“咋个说话都这么……”


“詹姆斯。”周泽楷打断他的话,“这个字,念詹。”


孙翔愣住,盯着这个字看了许久,还有点不太敢相信:“不念言?”


周泽楷摇头,而后看了一眼孙翔。


孙翔不自然地摸摸鼻梁,扭过头,有点不好意思。


后来周泽楷发现,孙翔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念半边。


好吧,他承认这是个还算比较通用的方法,但是当他听到孙翔把‘讥诮’念成‘几肖’,把‘蛰伏’念成‘执伏’,把‘饕餮’念成‘虎珍’时,他还是忍不住地笑了,但他发誓,绝对不是嘲笑。


不过,还是不出意外地被孙翔瞪了一眼。随着两个人关系的越渐亲密,孙翔甚至会故意把晚饭做得特别辣来报复周泽楷,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Part5


哦,说到孙翔的不满,就不得不说一下周泽楷上一次的整夜未归之后的事情。


周泽楷,男,二十五岁,外形俊朗,多金且单身。狐朋狗友有不少,一起逛个夜店泡个酒吧也不算是什么特别令人发指的事情。


招了孙翔当保姆之后,周泽楷自我感觉是收敛了不少,但偶尔还是避免不了这种事情。


这一天,公司有人过生日,吃过酒宴唱过歌之后,周泽楷就被好友江波涛杜明等人拖去了酒吧。


江波涛他们当然不知道周泽楷家里还有人在等,但是周泽楷却知道,不过知道也没有用了,因为他喝高了。过生日的那小子喜欢周泽楷喜欢了好一阵子,拉着一票同事二话不说就开始灌他的酒,周泽楷不喝也不太好,只能照单收下。


也幸好他的酒品好,喝高了也不上脸,不过也正因为他不上脸,所以江波涛等人才会丝毫不在意地拖他继续去野。


在酒吧里发生了什么,周泽楷是不记得了。


转天晕晕乎乎地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睁开双眼就是雪白雪白的天花板,上面镶嵌着的灯怎么看怎么像他家的。


——回家了?


——怎么回来的?


周泽楷揉了揉太阳穴,脑海中一片空白。


“醒了?”他听到了孙翔的声音。


周泽楷侧头,就看到孙翔从自己身边的被子里爬出来,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皱着眉看了自己一眼。


等等,为什么孙翔会在他的床上?


周泽楷满头问号,紧接着,他就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周泽楷,男,二十五岁,从小到大被无数女生追捧誉为校草,自从进入公司后蝉联了三年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的名号,但是,他是弯的。


不知道怎么弯的,反正,他对男人的兴趣超过对女人。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和孙翔在一张床上,并且昨晚他还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周泽楷有点恐慌。


孙翔上身没穿衣服,好像下身也没穿,就穿了个内裤,平角的,看着有点土气。


周泽楷的心就跟被雷劈过了一样,他的喉结动了动,小心翼翼地问道:“……孙翔?”


“你昨天晚上死哪去了?”孙翔的语气听着很不友善。


周泽楷一听这话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听孙翔继续说:“你还知道回来?你知道我等你等到多久吗?”


周泽楷旋即截断他,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孙翔冷冷地看他一眼:“几点回来的你都不知道?”


周泽楷:“……”他连回没回来都一点印象也没有,又更何况是几点回来的。


“你别跟我说话。”孙翔一摔被子,从床尾拿起自己的衣服,走出了周泽楷的卧室。


孙翔很高,却很瘦,挺直的脊背,修长的双腿,刚刚褪去了少年的弱不禁风,然而却并没有褪去顺滑白皙的肌肤。周泽楷望着他的背影,久久地不能回神。


他甚至没有注意刚才孙翔一直是在用普通话和他交谈。


“昨天晚上?”电话那端的江波涛是目前来说周泽楷唯一的救星,“三四点钟把你送回家的,怎么了?”


三四点钟……醒来的时候是九点钟,中间隔了五六个小时,发生什么都来得及。不过看孙翔那个样子,倒是不太像被那什么什么过一样。可是周泽楷还是有点不放心,或许是没做到最后一步呢?


江波涛仍然在意犹未尽地追问:“……我说这些日子集体活动你怎么总不参与,家里那个藏得挺好啊,怎么也不给我们说说?”


周泽楷听着好友戏谑的口气,哭笑不得地辩解:“……保姆。”


“哦,保姆。”江波涛话中带笑,“那你俩关系挺好的,昨天一见着他你就抱着人家不撒手……你,没对你的小保姆干点什么吧?”


周泽楷:“……”其实,他也想知道。


洗漱时,周泽楷注意到洗衣机上堆着自己昨天穿过的衣服。他走近扒拉了两下,一股浓厚酒气冲来,看这意思,他好像还吐过。


周泽楷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画面:自己晚上扒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孙翔就在旁边帮自己顺着背,然后扶着自己上床,怕自己再吐所以就守在了床边陪自己,然后——


周泽楷的眼皮一抽。


周泽楷出了卧室走进餐厅,看到了餐桌上摆着的菜。


并不是早点,大概是昨天孙翔为他准备的晚上饭。虽然放了一晚上早就凉了,但依然看得出很丰盛,只不过看样子是一口没动。


“昨天晚上你……没吃饭?”


周泽楷推开孙翔屋子的门,问道。


孙翔换上了裤子,正趴在床上看周泽楷买给他的漫画书,听到周泽楷问他话,只哼了声,没说话。


周泽楷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边,也没说话。


“喂。”孙翔打破了沉默。


周泽楷嗯了声,示意自己在听。


“你记得昨天早晨自己说的什么吗?”孙翔把漫画书合上,脑袋塞进乱糟糟的被子中,闷声说,“你说让我晚上等你回来,给你泡一壶醒酒茶。”


周泽楷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茶我也泡了,饭我也做了,但是你人呢?”孙翔顿了顿,“……我等你等到大半夜,都快急死了,这地方我人生地不熟,也不能出去找你,还联系不上你,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孙翔扒开被子,露出两只眼睛,眸子湿漉漉地,一眨不眨地望向周泽楷:“我一点都不担心你这个混蛋。”


周泽楷和他对视着,突然产生了想低头吻他的念头。


当然,自认为自制力很好的周泽楷压制住了这个奇怪的想法。不过,这次,他没有办法再找理由了。


他好像真的……喜欢上孙翔了。


孙翔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刹那周泽楷目光中的无限温柔,他又把脑袋蒙在了被子里,继续说:“所以你不用道歉,你可以走开了。”


“对不起。”


周泽楷听到自己说,“下次不会了。”


静默。


周泽楷也不催促他,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良久之后,孙翔再一次露出两只眼睛,质疑地盯着周泽楷:“你保证?”


周泽楷伸出手:“拉钩?”


“幼稚。”孙翔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用小拇指和周泽楷的小拇指勾了勾,“反悔你就是头猪。”


“好。”周泽楷微笑着看他,有些贪恋孙翔手掌的温热。


从此之后,周泽楷严格遵守下班就回家绝对不鬼混的宗旨,终于再也没有宿夜不归。


Part6


公司里的人都说周泽楷变了,一个二十五岁的单身多金男,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他至少也是个正常男性啊,什么聚会什么活动都不参与,这还是过去那个周泽楷吗?


“回家有什么好的,出去玩会儿呗。”杜明劝他。


吴启附和道:“就是,你要是跟方明华一样有媳妇儿我们就不说什么了,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还不如一起热闹热闹呢。”


周泽楷摇头,丝毫不带犹豫地拒绝了他们。


吕泊远纳闷揣测:“是不是谈恋爱了?”


“能让他看上的人那得多好看啊?”杜明咂舌,对周泽楷说,“哪天带出来见见。”


周泽楷没说话,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就当耳旁风根本不去听。


一旁的江波涛始终没有说话。等杜明、吴启还有吕泊远换个地方闹时,他才压低声音问周泽楷:“吃干抹净了?”


周泽楷看他一眼,诚实地说:“还没。”


“那还不抓紧点,等什么呢?”江波涛说。


周泽楷嗯了声,但又有点纠结。他的的确确是弯的,但是孙翔是不是弯的就不一定了。不对,不是不一定,他不是弯的的可能性要大。


周泽楷想到了,自己要是贸然表白,很有可能会吓到孙翔并且将他吓跑,吃干抹净什么的……可不是个一蹴而就的事情。


周泽楷思考了一中午,决定还是参考一下江波涛的意见。


他和江波涛大学时认识,两个人既是舍友又是同学,关系铁到不能再铁,由于周泽楷不爱说话,江波涛却总是能理解他,所以江波涛甚至还荣获‘周语八级’‘江波涛牌翻译机’等等一系列怪诞的称号。所以一般来说,周泽楷有什么事情,第一会商量的还是江波涛。


“你形容一下他是什么性格?”江波涛说完之后就有点后悔,让周泽楷形容人不免有点太难为,于是他提出了几个选项,“我上次送你回家,和他说了两句话。感觉……挺可爱的?”


周泽楷看他一眼:“他跟你说的什么?”


“也没什么,他也没怎么说话。把你接过去之后,一双眼睛就跟长在你身上似的,根本没怎么搭理我。”江波涛顿了顿,“不过据我观察啊,他对你应该有点意思。要不怎么会等你等到大半夜,哎,而且你是没看他抱着你时那个欣慰的表情,感觉就像……长出了一口气,放心了似的。”


周泽楷突然感觉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江波涛继续说:“……反正,是那种挺乖挺听话的类型吧?”


周泽楷嘴角微微抽搐。


江波涛揆度道:“脾气不太好?”


周泽楷点头:“得哄。”


江波涛:“有点别扭?有点傲娇?有点爱炸毛?”


周泽楷连忙点头。


江波涛哦了声:“知道了。好办,慢慢宠吧,宠到时候就是你的了。”


周泽楷思忖了会儿:“什么时候?”


“你先一步步地来,从牵个手,无意间抱一下慢慢开始,你看他抗不抗拒,他要是没推开你那就是对你还有好感。”江波涛说,“跟恋爱养成游戏一样,积累好感度才能有后续。”


周泽楷点点头,若有所思。


————


怎么吃干抹净!


我也好头疼!


〒_〒〒_〒〒_〒

评论
热度(116)

© 风呼呼呼呼呼呼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