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枪HOH穿翔

2000Fo时要点图【提醒自己】

【还债】吃干抹净【周翔】2

人来人往:



Part7




临近下班的时候,江波涛给周泽楷支了几个招。




“我觉得你家那个小保姆情商应该不太高。既然是从乡下来的,应该就没怎么被人花式追求过。”江波涛说,“你就先用最俗的招,带他看电影吃饭,玫瑰花别买,别吓到他。”

周泽楷听完之后当即上网查了查最近热映的电影,逐一读了简介,有点发愁:“……恐怖片?”

“千万别。”江波涛阻止他,“国内能上映的恐怖片都是催眠神器,你不如到时候让他选。恐怖片什么的你可以买盘看。我给你个意见,你这两天买个恐怖片的盘回家,晚上陪他看看,看他害不害怕,他要是害怕,到时候你就抱……诶,你不怕鬼吧?”

周泽楷:“不怕。”

江波涛:“那就行了,专门挑最吓人的,要是成功的话没准他晚上都会和你一起睡……”




所以下班的时候,周泽楷特意绕路去买了恐怖片的盘。恐怖片都是江波涛推荐的,周泽楷也没看过,总之是试一试,他也没抱着太大希望。

因为他总觉得孙翔的胆子应该挺大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结果不出他预料,孙翔的胆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大。




昏暗的房间里,电视机是唯一的光源,凄凉惨白的灯光反射在两个人的脸上。

从始至终一个多小时,孙翔眉头紧蹙,看得全神贯注,但就是不见害怕的神色,不仅如此,他还特别不屑地评价整部电影:“我去演都能比那个鬼演的好。”

周泽楷:“……”




转天,听完周泽楷叙述的江波涛纳闷得不行,心说他选的恐怖片那可都是传说中吓死过人的,就算没吓到孙翔那也不能被这样瞧不起吧?江波涛问道:“你俩看的什么?”

周泽楷:“咒怨。”

江波涛:“……”

周泽楷:“?”

江波涛扶额:“你让我先静一静……”

开什么玩笑,这俩人都神经大条吧?!江波涛以前看这片的时候心惊胆战了好几天才缓过来,他们两个人不仅没事而且还很鄙夷?!

好吧,他也知道有的人天生对恐怖片不感冒,但是就算不害怕至少也不能这样鄙视吧?!




下午的时候,江波涛又有了个新点子。

“你俩看看猛鬼街,这电影讲关于做梦的。最好临睡的时候看,看完他要是不害怕的话……”江波涛意味不明地笑笑,“你就装作自己害怕要和他睡一起。”

周泽楷不得不在心里默默夸奖江波涛:这方法真是出奇地不要脸。




晚上,周泽楷放了猛鬼街的盘。




“这几天怎么总看电影?”孙翔剥着橘子,用肩膀顶了顶周泽楷的,“你不工作了?”

周泽楷点点头,没解释。

孙翔十分随意地瞅了瞅屏幕里突然蹦出来的放大的烧焦的鬼脸,掰了一半橘子给周泽楷,一边对这鬼进行人身攻击:“这人怎么这样,就知道吓唬小孩子。长得好丑哦,怪不得小孩子都被吓成这样了。”

周泽楷接过他递来的橘子,满头黑线。

他渐渐发现,孙翔看电影时还喜欢吐槽,如果有弹幕的话,孙翔的吐槽绝对能够刷屏,甚至还自带高能预警的。




临睡前,周泽楷思考了好久,终于决定还是再听江波涛的一回。

他推开了孙翔的门。

孙翔正坐在床边脱衣服,经周泽楷发现,孙翔睡觉喜欢只穿内裤,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反正周泽楷是挺喜欢的,有时候还在想他怎么不干脆裸睡得了呢。

“怎么了?”孙翔把裤子脱下,搭在了床尾。

周泽楷的咬了咬下唇,有点犹豫:“我……”

“你不会怕鬼吧?”孙翔打趣道,“别逗我了,一点都不好笑。”

“没……陪我,好吗?”周泽楷艰难地说完这句话,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孙翔愣了住,眨巴眨巴眼睛,旋即不顾形象地捶床大笑。

好吧,忍了,有你哭的时候。周泽楷在心里默默道。




“喂。”

关了灯后,两个人躺在一起,孙翔翻了个身面对周泽楷,问他,“你怕鬼怎么还看那种电影?”

周泽楷支吾了声:“想看。”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嘛。”孙翔说,“明天别看了。”

周泽楷嗯了声,明天也的确没有看的意义了。

“睡觉了。”孙翔躺平,向周泽楷那边靠了靠,“用不用给你个胳膊抱着什么的……”

周泽楷心说让我抱着你就好了,嘴上却说:“不用。”

孙翔嗯嗯嗯两声:“晚安,好梦。”




周泽楷微微侧头,看向孙翔。

黑暗中,他只能大概看清楚孙翔的五官轮廓,影影绰绰的,却仍然能依稀分辨出那清秀的模样。褪去了往日里乖戾的性格,此时此刻的孙翔,安静平和得让人忍不住去靠近与触摸。




想吻他。

周泽楷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地渴望过。




他不敢辗转反侧,却几乎是彻夜未眠。窗外凄冷的月光在层层彤云的遮挡下渐渐隐去,外面很黑,屋子里也是。

周泽楷深呼吸,曲起手臂支撑着身子,缓缓凑近孙翔。

孙翔的睡相很好,呼吸平稳,一张一翕,似乎有他自己的节奏。

周泽楷低下头,吻了吻孙翔的唇。

这是一种特别的感受。亲吻的那一刹那,周泽楷只觉得那温热的触感如同电流一样,直抵达他的心脏,他几乎能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如敲鼓一般急切,宣泄着他的紧张与害怕。

但他没有就此罢休。

周泽楷承认自己是贪婪的。

他轻启双唇,含住了孙翔的。他的动作放得很轻,很温柔,却在不动声色地掠夺着侵略着。柔软的触感几乎让他忘掉了一切,周泽楷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其实这么薄弱。




周泽楷注意到孙翔的眉头蹙了起来。

熟睡的人似乎被打扰了好梦,不情不愿地闷哼了声,呼出的气息很温热,喷在二人的唇间,痒痒的。

周泽楷登时从被情欲冲昏的状态清醒了过来。他连忙起身,望着眼前被吻得有些泛红的湿润的唇瓣,有些恋恋不舍。

这一夜,周泽楷过得分外难熬。




转天,江波涛对周泽楷的黑眼圈表示了不解:“你俩不会聊了个彻夜吧?”

周泽楷简明扼要地给他说了下情况。

江波涛对这种情况的解决策略就是:不要脸,为了爱情,必须不要脸。




所以这天晚上,周泽楷依然谎称自己不敢一个人睡,要孙翔陪着。

连周泽楷都觉得自己这脸差不多快丢没了。




孙翔倒也没起什么疑心,躺在周泽楷的身边,还大咧咧地从被窝里伸出一条腿搭在周泽楷的腿上,一副怪蜀黍欺负小萝莉的模样调侃周泽楷:“睡得着吗?我给你讲讲故事要不要听?”

周泽楷微微侧头,面对孙翔。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鼻息相错,几乎是再靠近些就会吻上。周泽楷不由得想起了昨晚,双颊下意识地泛起了红。

光线太暗,孙翔却没有注意到,他久久凝视着周泽楷,忽然说:“我发现……你长得真好看。”

周泽楷一愣,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你多大了?”孙翔凑在周泽楷的身边,头轻轻抵着他的肩膀。

周泽楷如实回答:“二十五。”

“在我们老家,二十五岁孩子都满地爬了。”孙翔说,“尤其像你这样好看又有钱的。”

周泽楷沉默了会儿,问他:“那你呢?”

孙翔的语气听上去有点落寞:“我父母死的早,家里就我一个,穷得叮当响,结哪门子婚。”

“有过喜欢的……女孩子吗?”周泽楷问完这话,意外地发现自己有一点紧张。

“没有。”孙翔躺好,大概是陷入了回忆,“村里的姑娘都不好看。嗯,还没你好看呢。”

周泽楷也不知道这是夸自己还是怎么着了,就听孙翔继续说:“养婆娘(老婆)太麻烦,莫得(没有)闲工夫,不想结婚。老板儿,要不我就跟着你混得了。”

周泽楷听懂了这句半是乡音的不标准普通话,嗯了声,点点头:“好,我养你。”

“老板儿你人真好。”孙翔打了个呵欠,把搭在周泽楷身上的腿缩了回来,“睡觉了睡觉了,明天早上见。”

周泽楷的嘴角微微扬起,心情大好。




第二天是周泽楷难得的休息日,他准备带孙翔出去看一场电影。

孙翔来到他家里也有那么几个月了,却还没有件像样的衣服。平时都是将就穿周泽楷的衣服,他手长脚长个子还高,就算清瘦,也难免露个脚踝和手腕什么的,穿得很是窘迫。所以,周泽楷先带他去了商场,买衣服。




孙翔翻了几件衣服的吊牌,十分恐慌地问周泽楷:“你平时就到这来买衣服?”

周泽楷嗯了声,想必是衣服的价格把刚到城市没多久的孙翔吓到了,于是连忙安慰道:“我请你。”

“你你你还要给我买?”孙翔目瞪口呆,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有衣服不用这些,你不要破费……”

“没关系。”周泽楷看他一眼,“自己挑。”

孙翔站在原地,仍然有点退却。

“就当奖金。”周泽楷说。

孙翔还是犹豫:“你自己买吧,你总要出去应酬穿得好一点,我在家也没个时候穿好衣服,没有必要……”




周泽楷看他这意思是不会自己主动挑了,遂也就不再劝他,自己挑完衣服再给孙翔买一件号大一点的同款,钱都花完了孙翔也总不可能不穿。

孙翔每逛一家店,准要翻翻吊牌,而后顶着一脸肉痛的表情看着周泽楷东买一件西买一件,心如刀割。




中午,在孙翔看来十分折磨地逛街总算结束,回到车里,他松了口气。看着堆在后座的大包小包,孙翔小心翼翼地问周泽楷:“……花了多少钱?”

周泽楷没搭理他,倒车,向电影院的方向驶去。

他们两个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虽然换上的时候孙翔还有点不情不愿,但鉴于吊牌都被周泽楷撕了衣服也不能退,他只好顺从地穿了上。

这也勉强算是穿情侣装了吧?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想道,而后不由得有点说不出的感觉:二十五年以来第一次,值得纪念,嗯。




周泽楷怕吃西餐的话孙翔又会不适应,所以午饭吃的是中国菜。

孙翔吃得还有点不太习惯,一脸哪有我做得好吃的欠揍表情,时不时地表示自己的瞧不起,刚刚在商场里的尴尬勉强烟消云散。




选电影的时候,孙翔好死不死地选了部搞笑片。这部片是周泽楷读过简介之后感觉最没意思的,但都说好要听孙翔的,他也只能去买了票——反正他的目的在于陪孙翔,也不是看电影。

买了一桶爆米花,周泽楷抱着,孙翔吃着,一边吃一边笑,有的情节甚至都能笑到倒不上气,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他还挺纳闷怎么周泽楷一点都不笑。

“不好笑吗?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他刚刚竟然——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逗了,他怎么这么蠢哈哈哈——”孙翔拍着周泽楷的手臂,半句话还没说完,就径自又笑了起来。

周泽楷嘴角微微抽搐,无奈地拍了拍孙翔的背,面无表情道:“……好笑。”好笑个毛啊!他都不知道笑点在哪里啊!要不要这么吓他啊!




回家的时候,孙翔笑了一路,还一直在给周泽楷讲他为什么笑,断断续续把整部影片的迷之笑点给周泽楷重复了N遍,还一直追问周泽楷怎么一点都不笑。

周泽楷被他问得心塞塞的,也不好打击他,只能淡淡地回答:“你喜欢,就好。”




让周泽楷更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孙翔晚上睡觉之前竟然还在笑。

周泽楷头都大了,翻来覆去,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伸手捂住了孙翔的嘴巴。

孙翔侧过头不解地看向他。

“睡觉,听话。”周泽楷说。

孙翔看了他一会儿,认真地点点头。

周泽楷这才放下手。




孙翔缩在被子里,把嘴巴蒙了上。

静了片刻后,周泽楷隐约听到了闷闷的笑声。




“……”




周泽楷掀开孙翔的被子,抬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使他转过来面对自己。

孙翔咬着下唇,憋住笑,回望周泽楷:“……忍不住。”

周泽楷皱眉。

孙翔继续强调:“我真的忍不住!不是故意的,想起来都想——”

孙翔的话戛然而止。

周泽楷的脸在他的眼前放大,他们的唇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如果周泽楷没有及时刹住车,恐怕这一个吻就会成为事实。

孙翔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扫在周泽楷的侧脸,像是一种挑逗。他屏着息,怔怔地望着周泽楷。

“再笑。”周泽楷低声说。

孙翔没有动作,整个人僵硬得不行。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决心才抑制了要吻下去的冲动。

孙翔也不笑了,这一晚上他格外地沉默。




“他转天也没和你说话?”江波涛转着笔,心不在焉地问周泽楷,“他没有直接辞职就算对你有点好感。”

周泽楷唔了声,愁得不行。




让他庆幸的是,回到家后,孙翔并没有辞职,依然是做好了饭等他,闭口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也并没有抱着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睡。

周泽楷还有点纳闷他怎么这么大度,自己却不太好撞枪口去问,所以也只好保持缄默。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按照江波涛来说,如果当时周泽楷真的亲了上去,恐怕这事就成了,周泽楷这叫白白错失一大好机会。

周泽楷却觉得还是慢慢来比较好,太急于求成有时候倒会适得其反。




Part8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

周泽楷依然在进行自己暗中吃干抹净的计划,孙翔也依然是毫不知情。




这天,吃过晚饭,周泽楷又要开始忙工作。

周泽楷工作从来都不喜欢去书房,他习惯于坐在沙发上,把文件什么的都铺在茶几上,再沏一杯茶或者咖啡。对饮品他并没有过多的追求,孙翔就比较习惯给他泡茶,提神是一码事,而且在孙翔看来,茶水要比咖啡健康得多。

周泽楷工作的时候,孙翔也会看一些书。有的时候会看周泽楷推荐的适合他读的小说,有的时候则是捧着本漫画书,但不论如何,他总是坐在周泽楷的身边。

两个人,一个看书,一个工作,坐在同一个沙发上,靠得不远也不近,谁也不打扰谁,彼此却都知道有人在陪着自己。




十一点钟。

周泽楷把文件整理好,回头看了看孙翔。却见他正窝在沙发的角落里,蜷腿睡着,漫画书搭在腹部,随着他呼吸的节奏,眼看着就要跌下孙翔的身子落在地上。

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接了住,把书放在一边。

他弯下身子,把孙翔打横抱了起来。他的动作很轻,他怕吵醒孙翔,但是不正当睡姿下的孙翔睡眠一向很浅,这一离开了沙发,几乎是刹那间,他就醒了过来。

孙翔揉了揉眼睛,迷茫地四下看了看,而后下意识地抱住周泽楷的脖颈。

“忙完了?”睡眼惺忪的人扒拉了两下周泽楷的脸,使他看向自己。

周泽楷嗯了声:“回去睡。”

孙翔靠在周泽楷的肩头,懒懒地打了个呵欠,轻声说:“谢谢。下次你睡着换我抱你。”

“不用。”周泽楷哭笑不得地拒绝了他。




他把孙翔放在床上,后者打了个滚,卷卷卷把自己卷进了被子里,动作一气呵成,十分连贯。

周泽楷坐在床头,静静地望着孙翔。

孙翔睁开半只眼睛,和周泽楷对视着。




“睡吧,晚安。”周泽楷摸摸他的头。

孙翔嗯了声,闭上眼睛,说睡就睡。




——




想了想还是要用俗套的醉酒梗了

→_→→_→下章完结!



评论
热度(95)
  1. 一枪HOH穿翔人来人往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枪HOH穿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