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呼呼呼呼呼呼咻

草稿流画手
2000Fo时要点图【提醒自己】

【还债】吃干抹净【周翔】3

人来人往:

Part9


继上次的接吻未遂事件之后,江波涛觉得周泽楷有必要再接再厉乘胜追击,所以他拿出了自己的必杀技。


醉酒。


是的,醉酒梗。


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真言,酒壮怂人胆,酒后乱X——不是,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酒这种东西确实是一种非常好的催化剂。


所以,在周末的下午,周泽楷拉着孙翔去了超市。


其实孙翔自己在家的时候也没少来超市,家里的食材总不可能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有些市场买不到的就只能到超市来,这几个月积累下来,他甚至比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周泽楷对这里还要熟悉一些。


所以当看到周泽楷向卖酒的地方走去的时候,孙翔就有点纳闷了。


“想买什么?”孙翔按住周泽楷推购物车的手,“还喝酒?”


周泽楷被他这样气势汹汹地瞪着,都有点不太好意思点头了,停顿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喝什么喝,不许喝。”孙翔白了他一眼,“你上次喝完酒之后跟我保证了,你说你再也不喝了,周泽楷你说话是放屁吗?”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扶额:喝成那样了说的话可不就是放屁吗……


“少喝。”周泽楷顿了顿,“在家,你监督。”


孙翔满脸的不信任。


周泽楷也不管他有没有同意,强硬地抬手揽住他的腰,把人半抱半拖带进了饮品区。


“你这次再敢喝成那样,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在家门口……”孙翔一边走一边恶狠狠地警告周泽楷,“不信你就试试。”


周泽楷连连摇头:“放心。”


“买什么酒喝?”孙翔站在货架旁边,上上下下地看了个遍,咂咂嘴,点评道,“明明都是酒,凭什么有的卖三四百,有的才卖一百多……喝到嘴里不都是一个味道嘛。”


周泽楷也懒得跟他解释,拿了两瓶江波涛推荐过的红酒,放进了购物车里。短短几秒,周泽楷一个没注意孙翔转着转着就转没了影。再找到他人的时候,发现他正蹲在白酒货架下一脸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等他再站起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瓶子。


周泽楷定睛一看,二锅头三个字差点晃了他的眼睛。


“你喝?”周泽楷问。


孙翔反问:“你不喝?”


周泽楷:“……”


“度数高还便宜,喝酒不就是为了个酒味嘛,喝什么不一样。”


周泽楷突然感觉孙翔说得好对,他竟然无法反驳。


两个人又逛了逛,回到家后,孙翔就一头扎进厨房里忙晚饭,完全没有仔细思考周泽楷买酒的用意,也就更不可能预料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周泽楷坐在桌旁。他只穿了一身睡衣,黑色的缎面在暧暧的灯光照耀下似乎还泛着光泽,他的领口开得有些大,露出了半只精致的锁骨,光影错落,结实的胸膛依稀可见,延伸至下却淹没在了无限的黑暗之中,引人遐想。


孙翔端着最后一盘菜走过来,坐在了周泽楷的身边,无意识地多看了他几眼,目光有些不自然。


周泽楷静静地望着他,没有说话,神情有些慵懒与轻佻。


这样的眼神看得孙翔很是尴尬,他连忙喝了口红酒转移注意力,但或许是喝得太猛,勉强咽下去后就咳嗽了起来,他的脸渐渐转红,也不知道是呛得还是看周泽楷看得。


周泽楷帮他顺着背,皱眉提醒:“慢点。”


孙翔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平稳着呼吸,问:“你上次就是喝这种酒醉成那样的?”


周泽楷沉吟了声,不记得了。


“那你酒量好差哦,喝不了就不要喝,非得把自己喝成一滩烂泥才舒服。”孙翔又是埋怨又是嘲笑地说。


周泽楷笑着反问:“你很能喝?”


孙翔不屑地看看他,高冷地点点头:“反正比你好点,我从来没喝成那样过。”


周泽楷启唇,轻轻吐出两个字:“不信。”


孙翔感觉到了周泽楷挑衅的意味,有点不爽:“不信就喝一次试试,拼酒你来不来?”


周泽楷心说孙翔这也太不走脑子了,他这纠结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灌孙翔,结果人家可倒好,自己挖个坑,自己直接往里跳,真让人省心。周泽楷在心底无奈地笑笑,表面则是顺坡下驴:“输了怎么办?”


孙翔摆出一张势在必得的得意脸:“任由处置。”


周泽楷歪歪头,语气昵狎:“不后悔?”


孙翔被他看得很不自在,遂举起杯子一口干,而后一抹嘴,对周泽楷扬扬下巴:“不后悔。”


不后悔就好。


周泽楷眯了眯眼睛,把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


Part10


周泽楷天生体质特殊。之前说过的,他喝多了不上脸——这就意味着,只要他想装,就没人能看得出来他醉了。他本来就不爱说话,喝高了也是不爱说话,再加上脸色不变,如果不是闻到他身上的酒气,恐怕说他滴酒未沾都有人相信。


孙翔的酒量虽然不错,但是醉了就是醉了,喝多点就开始舌头打结,再喝多点就开始说胡话,如果真的喝高了肯定得有点正常人的反应,比如吐真言,比如倒头就睡,反正,他肯定是藏不住自己醉了。


一瓶红酒,两瓶二锅头。


周泽楷面不改色地又开了瓶红酒,给自己满上,又给孙翔满了上。


孙翔趴在桌子上,打了个酒嗝,迷迷瞪瞪地捂住半张脸:“……还喝?”


周泽楷停下动作,意味深长地看向他。


“喝!”孙翔立刻想到了任由处置这四个字,旋即扶着桌子坐起来,闭上眼睛接着灌酒。


趁着他闭了眼睛,周泽楷不紧不慢地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进了放汤的锅里。


孙翔放下杯子,只看到了坐得端正的周泽楷,还有他手里的空杯子。他撑起身子,凑近周泽楷,眼睛睁得大大的,质问他:“你……怎么还不醉?”


周泽楷和他对视许久,思虑千转,而后也凑近孙翔,轻声说:“醉了,不能再喝了。”


“那我再喝……我是不是赢了?”孙翔眨巴眨巴眼睛,对周泽楷吹了口气,“再喝一口是不是都算我赢了?”


周泽楷没有说话,含笑望着他。


孙翔伸手,扒拉了两下拿过酒瓶,给自己倒满后喝了一大口,随手把杯子一撇,对周泽楷得意地笑笑:“我赢了,我赢了。”


周泽楷也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一直在看他。


孙翔的肤色泛着浅浅的红晕,顺着白皙的脸蛋一路红到到脖颈。他收敛了眉眼,往日里的乖戾与桀骜不驯全然不见,那张清秀好看的脸上带着些许迷惘,迷离的双眼有点涣散,眸子却亮晶晶的,始终炯炯有神地望着周泽楷,自言自语一般:“你输了,你说我拿你……怎么办。”


他盯着周泽楷,忽然问:“我能亲你吗?”


周泽楷被他问得一愣,又是惊喜又是疑惑地抬起头,被孙翔吻了个正着。


他的动作很快,却只是单纯地碰了碰嘴唇,就匆匆忙忙结束了这个吻。待周泽楷反应过来,就只剩下了唇上弥留的柔软温热,似乎还在提醒着他上一秒所发生的事情。


孙翔坐在椅子上,认真地说:“处置完了,咱们……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说罢,就要离开。


周泽楷来不及吐槽他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他起身,一把拽住孙翔的胳膊,把人拖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做啥子嘛!(你干什么!)”孙翔挣了两下,晕晕乎乎的往外蹦家乡话,“输了就得落教你晓不晓得?(愿赌服输知不知道?)”


“还没完。”


周泽楷一手紧紧抱着孙翔,将他箍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拿过红酒瓶子。他凑在孙翔的耳边,吻了吻他的耳垂,低声说:“看好了。”


孙翔一愣,就见周泽楷仰起脖子,多半瓶红酒以倾倒的方式如数灌进了他的口中,似乎可以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顺着周泽楷下巴淌下的红色酒液流过他的喉结,流进衣领之中,是致命的诱惑。


孙翔看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指了指快要见底的酒瓶,惊讶得说话都利索了:“……你不是说你不能喝了吗?”


“骗你的。”


周泽楷停下动作,侧了侧手腕,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将剩余不多的红酒倒在了孙翔的身上,本就单薄的白色衬衫被浸染成了通透的浅红色,顺遂液体流淌的蜿蜒曲折,再起不到遮体的作用。


孙翔羞赧地扭头。


“你说……”周泽楷捏住孙翔的下巴使他正对自己,轻声说,“我拿你怎么办?”


感觉到了周泽楷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又收紧了些,孙翔不自在地别过眼,一手抵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勉强站稳。


他听到周泽楷的声音很低沉,不加雕琢的好听,似乎有与生俱来的磁性,吸引人不住沦陷。他知道周泽楷在故意调侃自己,明明是在模仿自己的话,但语气却截然不同。


然后周泽楷的一句话,彻底击溃了他的防线。


“我能……吃了你吗?”


“你……”


孙翔的呼吸微微急促,正要说些什么,周泽楷却按住了他的后脑勺,凑近衔住他的唇。浓厚的酒气夹杂着醉人的葡萄香气一下撞了进来,孙翔的脑子里’嗡’地一声像是炸开了一般,还没反应过来,周泽楷的舌竟然伸了进来。


周泽楷的吻技娴熟,灵巧地轻轻滑过怀中人的唇齿之间,卷着他的舌,在温柔地挑逗。他的手顺着孙翔的脊背向上,隔着湿漉漉的布料,在大片肌肤上或重或轻地摩挲着。


孙翔完全傻在了原地,全身发软,不知所措,只能任由周泽楷肆意侵占。


良久之后,孙翔才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喘不上气,遂推了推周泽楷。


周泽楷这才抬起头,抬眼望了望,又十分意犹未尽地吻了吻孙翔湿润鲜红的唇,声音喑哑:“你想在这?”


孙翔抿着唇,尴尬地默然不做声。


周泽楷:“愿赌服输,你说的。”


“别……”孙翔顿了顿,脸红得像个番茄,“别在这……”


周泽楷真真的感觉刚刚自己的心抖了三抖,不过幸好只是虚惊一场。他微微弯下身子,将人抱起,向卧室走去。


Part11 后续 又名吃干抹净后的日常


>吃干抹净后


清晨,周泽楷在孙翔的哀嚎声中惊醒。


“疼?”周泽楷立刻坐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昨天晚上挺温柔的,就算疼也不至于这样吧?


孙翔点点头,慢吞吞地翻了个身在床上趴好,怒斥周泽楷:“我告诉你,没有下次了!昨天晚上我喊停你为什么不停?!”


周泽楷心说有在那种时候喊停的吗?就算喊停了有谁会当真啊!


孙翔越说越来气:“还有我让你轻点慢点,你倒好,你故意跟我反着干是不是?!”


周泽楷张了张口,那叫一个百口莫辩说什么什么不是。他叹了口气,问:“去医院?”


孙翔怔住,旋即就软了,紧张地问:“去医院干什么?”


周泽楷回答:“开药。”


孙翔想了想,果断扭头:“不去,丢死个人。”


周泽楷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手搭在孙翔的腰上:“帮你揉揉?”


孙翔闷闷地嗯了声,夸奖周泽楷:“不要脸。”


周泽楷嗯了声。


孙翔继续夸奖:“无耻。”


周泽楷又嗯了声。


孙翔瞥瞥他:“谁让你瞎答应的,你那叫下流!比前面两个都严重。”


周泽楷看他一眼,手上故意加大了力度。


孙翔惨叫了声,抄起放在身侧的昨夜垫在身下的枕头想向周泽楷扔去,但是刚刚拿起来,留在上面的暧昧痕迹就映入了眼帘,然后,孙翔彻底老实了。


>江波涛的情人节


“吃干抹净了?”江波涛戏谑地看着周泽楷,“怎么样?什么感觉?”


周泽楷看他一眼,没说话。


江波涛耸耸肩:“行行行,当我没问,你脱团你了不起。”


“这个给你。”周泽楷把一张影碟扔了过去,“情人节,快乐。”


江波涛纳闷地拿过来一看,封皮上有一张惨白的脸,上书两个大字,咒怨。


江波涛:“……”


【在此对帮助别人不求回报的江军师致敬】
【江军师情人节快乐啊】


>耙耳朵


一天晚上。


孙翔靠在周泽楷身上,半躺半坐地在沙发上看漫画书,突然抬手捏捏周泽楷的耳朵。


周泽楷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要躲开。


“别动。”孙翔揪揪他的耳朵,“玩会儿。”


周泽楷心说这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个耳朵,谁没有一样。但他却听话地没有动,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隔了半晌,孙翔突然用特别快特别地道的家乡话说:“……耙耳朵。”


周泽楷一愣,侧头看他一眼。


“听不懂吧。”孙翔狡黠地笑笑,“听不懂就对了,想知道什么意思吗?”


周泽楷饶有兴趣地点点头。


孙翔悠哉悠哉地说:“就不告诉你。”


周泽楷也没搭他的话,气定神闲地把书翻了一页,缓缓道:“床下耙耳朵,床上就算了。”


孙翔首先是数了数,一共十个字,心里还觉得能让周泽楷说这么多字挺不容易,但是顿了顿就神色复杂地抬头,推推周泽楷:“你怎么听懂的?!”他可从来没在周泽楷面前提过这几个字。


周泽楷嘴角微扬:“晚上告诉你。”


【耙耳朵就是软耳朵的意思,怕老婆,嗯】


【在此对最爱的作者非天夜翔致敬(*ˉ︶ˉ*)】


>>>


昨天入了无限曙光的坑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摸鱼哈哈哈所以拖到现在才更 不要怪我咯(*ˉ︶ˉ*)

评论
热度(103)

© 风呼呼呼呼呼呼咻 | Powered by LOFTER